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婺源论坛 - 江西婺源旅游 - 婺源老家旅游论坛第一门户

 找回密码
 入住老家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婺源李坑光明茶楼
查看: 1190|回复: 0

迟到的祭文

[复制链接]

81

主题

471

帖子

627

金币

老家长工

Rank: 4

积分
1960
发表于 2016-10-23 06:3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玉壶冰 于 2016-10-23 06:54 编辑

    大表哥,你殁了,端午前因心脏病复发突然倒在了你下班回家路过的大街上!可你给你妈——我大姑担节时还好好的!倒地时努力将带回家保管的几万元公款死死地压在了身下,呜呼!这就是你!至死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责任!作为出纳你竟能发现老板批错了条且拒付之。
    终年65岁!按照我国著名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活不到90岁,那是你的错”的说法,你错凶了!呜呼! 大表哥,你极大地拉低了我国人均寿命呀!
    生怕惊吓着你大舅——我父亲,报丧者没来我家,当我辗转得知此恶噩已是你出殡后的次日了。
    “少者、强者而夭殁,长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为信也。”我震惊不已,犹如晴天霹雳!呜呼哀哉!大表哥,教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好狠心呀,令人哀痛之极!悲催之极!
    呜呼!大表哥,你真一苦命人也!一出生你失怙,随之大姑改嫁,从小随你奶奶长大,数十年你们祖孙二人相依为命,驮过成份当过狗崽子,拣过石子做过小工,离乡背井下过乡,挨过饥饿下过岗,尝尽了世态炎凉吃尽了苦难辛酸!
    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小县城,但由于粮食短缺与统购统销,时常寅吃卯粮,各家不得不按人之定量将米做饭以较美女减肥更严格方式控制饮食,不敢越雷池一步!曾几何时,我外婆不敌你大表妹——(我)姐的软磨硬泡,磨粉摊饼做馃给她弄了几回小吃,可结果是没到月底米缸却见底了,倘若不是天不绝无路之人让你大舅捡到十斤粮票,我们全家真要饿肚子好几天呢,因此,在那饥荒与动乱年代里,我们亲戚间根本不能聚会,也极少走动蹭饭什么的!
    当我有记忆的第一次见到你已是我读初一的第二学期了,由于你大舅到相邻公社商店上班抽不开身,便让你大舅妈托人捎信请你送我到学校去报到!1972年3月1日,大不了我几岁却早早辍学下乡务农的你,一清早从二十里开外的落户村庄来到我家帮我挑被子等行李又步行二十多里送我到许村公社中学,然后只身返家,那天你可整了个全程马拉松呀,累极了吧?!
    其实,在我们这次见面之前,你就间接地救过我们全家,因此我对你早就“刻骨铭心”了!因为一年前,你大舅仍没恢复工作。因头年粮食歉收,生产队仅分九个月的口粮,正是青黄不接的初夏,我们就喝掉了缸中最后一粒米,可怜你大舅大舅妈中年改行务农,犹如老来学结(阉割)猪农活干不顺溜而且还身子骨还极弱,单位停发了工资,让你大舅到生产队劳动与当地农民一道评工分挣口粮(一个正劳力一天挣十分工值八分钱),其中有多难你知道的,而且我家细人(小孩) “一把秧”,全家七口人仅靠你大舅、大舅妈和也早早辍学务农的你大表妹加起来还不到两个正劳力拿工分,故年年吃红字(欠款),一年到头见不到钱,所以根本没钱去籴回供粮。在当地举目无亲的你大舅一咬牙一跺脚上跑到十里开外的万田庄向有儿子在省直机关当干部且有公私合营股息解冻的伯父加同事、下赶到距我村近二十里的水埠头亦有公私合营股息解冻的同事加大哥乞借十元钱,可人家均怕“肉包打狗有去无回”,一个让她儿媳妇立马下面条而另一位则亲自跑到自家菜园里现摘时新菜蔬来热情款待你大舅用餐,可身心疲惫且饥饿难耐的你大舅面对久违了的香甜饭菜却一口也咽不下!只得拖着疲软不堪身子麻木地往回走,百般无奈中你大舅抱着挣扎心理冒黑拐进了彰睦畈上你的家。
    果不其然,一小脚老太婆带着一半大小子下放乡间务农哪会有钱呀,可见你大舅也真的走投无路昏了头、病急乱投医了!(事后你大舅多次说过那天若借不到钱他真的要去跳河了,因为家中已断炊了他再借不回钱就实在没法回家面对我们五个嗷嗷待哺的小孩),便一头瘫倒在一张破躺椅中,任凭你奶奶边生火做饭边无奈叹息,迷迷糊糊之中,你大舅隐约听到你房东大妈突然开口对你奶奶说她有十块钱可借之应急,“真的?”呼的一声蹦了起来,你大舅简直不相信自己耳朵了,喜出望外!这哪是十块钱?分明就七条人命呀!与你大舅素未谋面的你房东大妈在你大舅和你祖孙共三人无尽的感谢中再三表示这没什么,钱也不是她的,她也很穷,家中根本没有钱,而是她山里娘家兄弟的儿子年底要结婚,曾留十元钱于她处让她帮忙给新娘子做几套新衣,现见我全家断粮断炊真是于心不忍,后来又从你询问你大舅先前借钱未果之遭遇中得知他原是县城义和老布店的会计,便想着将此钱先借我家买粮救急然后到年底再让你大舅到县城买上几块花布来抵钱归还。你大舅听罢当然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口中不停地说道一定一定。
    其实当时是你大舅情急之中平生第一次本能地夸海口吹牛皮了——事情的预期就是这钱根本按时还不了!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家年底一定还是再吃红字而不可能有一分钱分红,届时你大舅拿什么钱去给你房东大妈买布?所以你大舅的诸多原同事早已看清了这一点死活不肯借钱给我家,这就意味着房东大嫂完全有可能替我家背上十元钱的债务,可这在上世纪七十年初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小事!但是,就是这样一位也许是目不识丁的普通农妇愣是不测利害不管得失、不畏风险仗义救人极尽菩萨心肠。
    还真是天不绝无路之人!天佑好心人一生平安!几个月后,时来运转,你大舅恢复工作,全额补领了三年的工资,不仅还清了生产队里的红字,而且还将他自己所挣的工分钱全部退回生产队即被迫风雨无阻强体力义务劳动了三年。当然,也就没等到年底,你大舅就迫不及待地早早地跑到县城老义布店找到尚未下放的同事千挑万选地买了几块上等花布,并称上好几斤糕点急忙来到彰睦畈你房东大妈家中还账答谢!后来我时常想自己有朝一日发达了就一定要重谢于她。虽然我并知道你房东大妈姓啥名谁,也不知道她是否也还健在,可她的慈善、仗义与担当将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她对我们家的无限恩情也将使我们没齿不忘!当然,没有你,你大舅就不可能碰到你房东大妈,也就不可能从她那里借来钱度过难关!因此,我们全家衷心感谢你,我的大表哥!
    我见你最后一面就是在今年清明,那天我与妻子阿毛去公墓山扫墓,刚一公共汽车上,就听到有人叫我去坐,原来你坐后排椅子上,真是太凑巧了,我们已有许多年没见了,你去工业园上班,说是五年前退休后便给一家私企公司当出纳,想再赚点补贴家用。我们兄弟俩坐在车上闲着无事,想到什么人或什么事,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经意中我说到农民作家唐夫表弟两年前入选省作协会时,你竟如数家珍地道出我刊发于婺源报等的散文篇名起来并称赞有加,无不流露出对我的关切与友好!不一会儿,他到站了便站起身来下车走了,呜呼哀哉,这次短暂的不期而遇竟成了我们兄弟的诀别!!
大表哥,你走了,真的永远地走了!而且是走得这么的匆忙走得这么的平静走得这么的不经意!连让小弟我为他燃上一注香送送行都没来得及!我也不忍心告知你大舅大舅妈只好约上我家三个你的表妹,买了点水果封了些钱到你家去慰问大表嫂和你的三个儿女——我的表侄儿女们。虽由你胞弟荣老板带路仍走错了,我们大家都感到很惭愧:平时从不串门,也没互助(可怜我们兄妹均工薪阶层,也都黄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至今竟均不知道你全家五口人原来就挤在原县粮油加工厂残存办公楼改建的一套破旧宿舍中,大表嫂腰间盘突出患病多年,弱不禁风,你大儿子——我大表侄在外地打工,我表侄女与二表侄在本城两家私企做事,收入低微且不稳定,生活十分清苦。五人三单身,家境窘迫之程度可想而知!你的突然离去更是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雪上加霜!大表嫂痛不欲生!大表嫂尚且如此,大姑就更是悲痛万分了!古人说的人生三大不幸,大姑都摊上了。她少年丧父、中年丧夫,老来丧子。
    于是,我便马不停蹄,旋即携妻子阿毛买上水果糕点和营养品去探望随荣一起生活的大姑!还好,85岁高龄的大姑比我预想的坚强与健朗得多,虽然,大姑对你不幸离去痛哭不已,她哭叙道前些日子荣得知你因心脏肿大而在县医院住院,便立马前去探望并询问你需转到上海大医院医治否,若愿意他可代为联系,可你心痛钱,认为花费十多万元仅延长两三年寿命实没什么意义,最近选择再次住县医院而拒不外出就医。如今你离去了也是时也命也运也数也!可我忍不住插嘴道,作为千万富翁的荣当时若拍胸脯对你说钱的事别管也许你就不会忌讳就医而自误了。再说两个表侄均三十多岁(大表侄已三十八岁了)了没成家,表侄女结婚生一小孩又离了,现刚四十出头也又落单了,你实在没有可用于支付自己高昂医药费的钱!我很是理解!
    大表哥,你一生勤俭,至死都不愿为自己多花一分线,我们大家十分明白他的心思与遗愿。因此,我说那天到你家荣说到越南给两个表侄买老婆,我为荣之慷慨解囊十分高兴:我支持,虽越南老婆会跑,但真正跑掉的还是极少数,故这真不失为是一种办法,而且有他小叔掏钱何乐而不为呢?!可荣马上推托说每人才几万块钱你们家都有。是啊,富翁的钱也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所以,让荣出力可以,喊他出钱挺难,若叫他出点碎银倒还可以,但要他拿出大块银锭则万万不可能了。
    但是,俗话说,前头一点(儿)子一直(忧)虑到死!故大姑原本会终身惦记并设法弥补对大表哥只生未养的亏欠:用自己退休金接济接济你,更在自己诸多儿子中劫富济贫,帮助你治病与替子女成家。可大姑她却一个劲地数落大表嫂不会理事不懂得做人,万事不求人、既不请安也不求助,以致家庭困难积重难返,是可忍而孰不可忍!我打圆场道大表嫂出身老实巴交的村姑,城中无人脉恐心有余而力不足呀!再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与大表嫂有意无意但泾渭分明地将自己划入大家庭中贫民阶级,似与大姑和有钱的荣等兄弟们无共同语言,不走动不吃请,感情日趋冷淡!清理账务时表侄儿女们发现,你仅有的九万元钱以一分的年利贷给自己打工所在私企的业主,而并未入股荣的生意或什么的。这也许吻合了毛公语录:“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上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当然,若将阶级改为阶层那就更贴切不过了。
    可是,华尔街23号从不反对裙带关系,我们古徽州商人更十分注重同宗同乡的情谊。明末休宁义士金声说:徽商“一家得业,不独一家食焉而已,其大者能活千家百家,下亦至数十家。”因此,古代富商尚能在亲朋好友之间、同宗同乡之间,哪怕就在兄弟姐妹之间共同致富,也算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实现了点社会公平了吧,而不像现在许多贪官自己弄那么多钱,只供三四口人的小家庭享用,有些甚至都没自己年迈的父母什么事,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因此,大款们不再吃扣入伙亲朋好友红利并对其兄弟姐妹因学因病因灾因祸返贫者进行精准救助之,也就算是乐善好施了,并不一定非要他们捐献多少!更不要他们玩什么“裸捐”把戏!
    呜呼哀哉!古人云,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可我深知道,你牵挂太多……遗憾太多……怨恨可能也多……因为你来恐被追打而来,故你一落地就啼哭七七四十九天不止成了一夜啼郎;去时定是被突然拽走的,因为你当时一下子赖在地上死也不肯走了!
    大表哥,你安息吧,大表嫂说了,还挺提气的:又不是没给儿女们生手脚,儿孙自有儿孙福!因此,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而且,大姑有你六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赡养与照顾,尽享天伦之乐。你就别牵挂了,放心地走吧!
    人生就是一次旅行!黄土是人类永远的港湾!好了,既然你原本就不愿意来的,现在又回去了,你回归了永恒,而且你这般突然地走,根本没受什么病魔痛苦的折磨,而是把痛失亲人无尽的苦楚留给了他人;再则,你已过花甲之年且有儿有女,故来人世间走此一遭遇也算弄了个福寿双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更解气的是,原本不该却仍乱将你视为专政对象伤害有加的公安第一时间赶来为你送行(你倒身大街时不知所措的路人拨打了110)了。因此,你就不要再伤心再怨恨了!
    安息吧!我可怜的大表哥!请一路走好!
                        
                                             表弟:   玉壶冰
                                           二○一六年六月十六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老家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婺源旅游论坛 ( 赣ICP备13001671号-1 )   婺源旅游

GMT+8, 2017-6-29 01:20 , Processed in 0.383729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